强降水+强雷电+大风+冰雹,广州天气这次的动静比书里还大......

发表时间:2024-04-01 15:37

都收到消息了吗

强降水+强雷电+大风+冰雹

本周末,广州或将迎来

今年首场大范围强对流天气

(阿夏的入场仪式是不是有点过于盛大了)


满心期待的周末被这场暴雨笼罩

多少会有点烦闷

而作为文学中的一个常见意向

雨天向来能调动人们多愁善感的心绪

不管怎么说,雨还是会下

不妨转换心态,一起读读作家笔下的雨天

躲进书里避避雨吧


图片



《听听那冷雨》


在日式的古屋里听雨,听四月,霏霏不绝的黄梅雨,朝夕不断,旬月绵延,湿黏黏的苔藓从石阶下一直侵到舌底、心底。

——余光中


先是料料峭峭,继而雨季开始。时而淋淋漓漓,时而淅淅沥沥,天潮潮地湿湿,即连在梦里,也似乎有把伞撑着。

——余光中


饶你多少豪情侠气,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。一打少年听雨,红烛昏沉。两打中年听雨,客舟中,江阔云低。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,这便是亡宋之痛,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:楼上,江上,庙里,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。

——余光中


《秋雨》


雨静悄悄地下着,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。桔红色的房屋,像披着鲜艳的袈裟的老僧,垂头合目,受着雨底洗礼。

——张爱玲


《城门开》


我喜欢下雨天,光与影的界限被抹去,水乳交融、像业余画家的调色板。

——北岛

图片


《河流的回归》


今日,山中有雨那是温暖的绿雨,口袋里装着爱,因春天已在这里,春天,梦不见死亡。

——布劳提根


《细雨》


东风里,掠过我脸边星呀星的细雨,是春天的绒毛呢!

——朱自清


《漫长的雨》


它是蒙蒙雨丝,是倾盆大雨,是清丽喷泉;抽打着眼睛,逆流漫过脚踝;它浸没了所有的雨以及和雨有关的一切回忆。

——布拉德伯里

图片


《台风天》


他没带伞。从没看见下雨的时候他会撑伞。小雅问过他为什么,他说喜欢在雨里走,感觉很自由。好像违抗某种东西的意志,小小的,但胜利了。

——陆茵茵


《雨》


朝来不知疲倦的雨,只是落,只是落;把人人都落得有点疲倦而厌烦了,雨还是不知疲倦;只是落,只是落。

瓦口上溜下来的雨水,把号房门前那小小沟坑变成一条溪河了。新落下来的雨点,打成许多小泡在上面浮动,一刹那又复消失。一些小小嫩黄色槐树叶子,小鱼般在水面上漂走。

——沈从文

图片


《雨的随想》


无论怎么样的故事,一逢上下雨便难忘。雨有一种神奇,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,浸润成一种氛围,镌刻成一种记忆。当然,有时也能瓢泼成一种灾难。

——汪国真



《雨》


我生长江南,按理是应该不喜欢雨的;但春日暝蒙,花枝枯竭的时候,得几点微雨,又是一件多么可爱的事情!“小楼一夜听春雨”“杏花春雨江南”“天街小雨润如酥”,从前的诗人,早就先我说过了。

夏天的雨,可以杀暑,可以润禾,它的价值的大,更可以不必再说。

秋雨的霏微凄冷,又是别一种境地,昔人所谓“雨到深秋易作霖,萧萧难会此时心”的诗句,就在说秋雨的耐人寻味。至于秋女士的“秋雨秋风愁煞人”的一声长叹,乃别有怀抱者的托辞,人自愁耳,何关雨事。

三冬的寒雨,爱的人恐怕不多。但“江阔雁声来渺渺,灯昏宫漏夜沉沉”的妙处,若非身历其境者决领悟不到。

——郁达夫

图片


《在下雨》


雨是如此的宁静,仿佛它融进了甚至不是诞生于云朵大气,甚至好像不是为了下雨,只是为了变成一阵低语,在低语中,变得模糊。
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


《听雨》


听雨,是听时间的脚步声,只是各人有各人的雨声,这是我刚刚想明白的。

——叶延滨


广州新华书店订阅号
广州新华书店服务号